鬼門關愛座——《香港怪談》系列

0
529

「下一站,天后。」熊浩然嘴角微微上揚,向對面怒瞪著她的師奶擺出一副勝利的模樣,自金鐘上地鐵後車廂裏的人就一直有增無減,難得被他搶到一個空位,坐下關愛座的那一刻他就知道會引來各路人的白眼,但他反倒覺得眼前的這群人都是傻子,明明都很想坐,卻死要面子。「還不全都是偽善的傢伙。」熊浩然的視線落在不斷搥腳的阿姨,那阿姨使勁地給了他個大白眼。確實穿著校服坐在關愛座上會十分顯眼,但誰叫他是熊浩然呢?他才不會顧慮其他人的看法,也不會管是否會對學校造成負面的影響。看著車廂裡左右搖晃的人群,熊浩然不禁想起內地的潮語「擠擠會懷孕」,就是他眼前的寫照。

不出所料翌日熊浩然的同桌王佑軒就舉著大拇指稱讚熊浩然被網民偷拍的照片,說熊浩然做得好。熊浩然不屑地看了看照片,已經有不少網民喊打喊殺地說要人肉他,也有不少道德戰士跑出來批鬥他,還有不少同校的同學立刻要跟他撇清關係,一下子他的社交媒體帳號上都排滿了想要批鬥他的陌生人。熊浩然只覺得這些人好笑,完全就是吃飽了撐著沒事做,他想坐關愛座就坐,與他人有何關係,現在又不是殺人放火了。王佑軒不斷地更新他所看到的留言數,越多罵聲熊浩然就越高興。除了王佑軒興高采烈地讚好熊浩然的「敢作敢為」後,其他看過照片的同學紛紛都露出一臉鄙視的嘴臉。

因為穿著校服坐關愛座,熊浩然也就成了學校的罪人,班主任氣憤地指著熊浩然的鼻子,說他書又不好好讀現在還要破壞學校的形象,熊浩然看著窗外漸去的日落,只覺得班主任的語調很刺耳。大人越是禁止他去做的事,熊浩然就越想去做。離開學校後,他並沒有立刻回家,而是去了機房玩了一轉,直到老闆催他說再不走就趕不上地鐵,他才發現已經是半夜。沒有月色的夜就跟他的心情一樣,除了不爽就是不爽,看著空蕩蕩的車廂他又一屁股地坐在關愛座上,心想「你們不讓我坐我就偏要坐」,列車緩緩地駛入隧道,車頂的等突然啪一聲熄滅了,在車窗外一閃而過的燈光折射下,熊浩然突然看到對面玻璃上他的倒影旁突然多了個白影,當他想要仔細看清楚時列車的燈又忽然亮了,這時熊浩然才發現整個車廂裡只有他一人。「奇怪,平常的這個點應該有很多人才對。」熊浩然又看了看車窗,跟往常的沒甚麼區別。

「喂!醒醒,到總站了!」熊浩然突然覺得有人在拍他的臉,抬頭一看原來是地鐵的工作人員,他揉了揉眼睛不太記得自己是甚麼時候睡著的,只依稀記得他剛剛做了個奇怪的夢。夢中他只見到一裹著紅色頭巾的背影,剛要伸手過去時就被人叫醒了,「是春夢嗎?」他不禁在想。

凌晨三點三熊浩然醒了,他發現自己又做了同一個夢,可是他就是無法看見紅頭巾下的臉;醒來後他察覺自己渾身都是汗,而且有點喘不過氣來。窗外傳來陣陣呼嘯的風聲,可他記得他應該是關了窗開著空調的。隨後的幾天他都同樣在凌晨三點三醒來,之後他就無法入眠;與其在床上輾轉難眠,還不如起床打怪練級,就這樣他一連好幾天都拖著疲倦的身體回到學校。

「你最近怎麼總那麼沒精神,有好東西要記得分享,別私藏。」王佑軒一臉壞笑地看著熊浩然。

熊浩然深深地打了個哈欠,然後告訴王佑軒他最近所做的怪夢。起初王佑軒也以為熊浩然是在做春夢,不過聽完熊浩然的描述後,他的神情變得嚴肅起來。

王佑軒掏出手機劈哩啪啦地打起字來,熊浩然以為他聽完覺得沒意思就直接趴桌上睡覺。過了一會王佑軒用手肘撞了撞他,然後說:「你死了,你應該遇到不乾淨的東西了,你看看這。」

順著王佑軒手指的方向,熊浩然朦朧地看到熒幕中關於老人搶座而斷氣的新聞,他記得這件事應該是發生在一個多月前,那時他就詫異到底是使出了多大力氣去搶那關愛座,才會導致心臟病發而魂斷地鐵,在讀那篇新聞時他還跟王佑軒一起嘲笑了一番。他滑了滑熒幕,重新看了一遍當時的報道,新聞裏還附著一張打了馬賽克的現場照片,只見一裹著紅頭巾的婆婆倒地不起。

熊浩然揮了揮手推走王佑軒的手機,說他並不相信這種鬼話,不過他並沒有直視王佑軒的眼睛。

「你再看看,這跟你最近發生的事不都吻合了,你說你做夢也是最近的事,而最近要說你有甚麼變化,那也是那次你坐了關愛座,而且這件事故地鐵公司並沒有對外公佈到底是哪個車廂……」

「好啦,別廢話,趕緊幫我抄功課,就算是我也不怕。」熊浩然又自個趴在桌子上繼續打瞌睡。

不知是否白天受王佑軒的影響,這一晚熊浩然又再次夢見了紅頭巾,這不過這次比以外的夢更加真實,他就像 MV 的男主角般跟紅頭巾有著親密的互動,紅頭巾不斷地撫摸著他的身體,他默默地覺得這只不過是個春夢罷了,更何況青春期的他做春夢也沒甚麼好奇怪的。當他覺得觸手可及時,紅頭巾突然轉過頭來,他一下子就床上彈起來了,滿頭大汗的他掀開自己的被子,那不是春夢,那是噩夢,他看到的是一張滿臉發皺的臉。他擦了擦額頭的汗,瞟了一眼床頭的鬧鐘,又是三點三。

當王佑軒聽完熊浩然陳述後,他並沒有笑,而是徑直地拉著他去了一趟黃大仙,王佑軒說這種時候就應該去拜拜,找師傅解決。熊浩然看著此刻的王佑軒只覺得他有點不認識自己的同桌了,還真沒想到王佑軒會相信這種東西,不過他也沒有其他辦法了也只能隨王佑軒去。

俗話說拜得神多自有神庇佑,離開黃大仙熊浩然還是緩了一口氣,雖然大了他一眼後說紅頭巾只是跟他玩一下而已。縱然他並沒有任何宗教信仰,不過確實回家後奇怪的現象消失了,他又恢復到精力過剩的頑皮鬼。

隨著時間的流逝,鍵盤戰士也不再在網絡中批鬥熊浩然了,而他再也沒有夢見紅頭巾,只是每當他乘坐地鐵時,他再也不敢去坐關愛座。當嘟嘟聲響起時,熊浩然沒來得及趕上地鐵,被大門拒絕在外的他隔著玻璃透過人群的縫隙驚見紅頭巾坐在對面的關愛座上,他猛然後退了一步,排在後面的女生發出嘖一聲,熊浩然稍微彎了要說了句不好意思,回頭再看地鐵已悄悄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