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職旅行是一場自導自演的內心戲——《旅行是一種病》系列十

0
868

辭職旅行四個字看起來十分簡單,不就是辭職然後去旅行嗎?近年來中港台也確實流行起辭職旅行的文化,不少人動不動就來個壯遊,辭職旅行早已不是甚麼新鮮事了,可看別人辭職旅行辭得那麼容易,一輪到你怎麼一下子辭職旅行卻變成猛獸了?

確實辭職只需遞交辭職信這個動作,但當提起辭職旅行時不少人的內心早已波濤洶湧,上演了一場自導自演的內心戲,會為自己設下多個擔憂,如萬一回來找不到工作怎麼辦,或辭職旅行沒了收入吃喝拉撒睡該怎麼分配,又如辭職旅行不想回來怎麼辦,加上香港的生活成本那麼大,辭職旅行總會敗在各種擔憂的石榴裙下。而且一旦你有了辭職旅行的念頭,身邊的親朋好友就會奮力地幫你去扼殺這火苗。試想想在我們身邊有多少人每天嘴上都說著要辭職,可五年過去後他們仍在在同一個崗位上說著同一番話,穩定終究還是大多數人的救贖,即使我們在座的不少人時時刻刻都在上演著辭職的幻想劇場,可辭職旅行還是需要一股勇氣。

「要不來個壯遊?」當然好啊,我想沒有人會拒絕吧,可是壯遊之後呢?我們也許知道辭職是一個開始,但卻無法保證辭職旅行後的結果,辭職旅行往往還沒開始就胎死腹中。2016 年因為 2015 年車禍而被迫留在工程公司 2 年的我早就有辭職的念頭,只是每次身邊都會有一堆人跑出來勸解,再想起再上一份工作一做就做了三年,就是因為自己的心不夠堅定,每次都會有人聳聽地表示現在香港的市場有多麼不好,然而自從我畢業後香港的市場似乎從來就沒有好過。為免又再受到各方阻擾,2016 年的辭職我並沒有聲張,而是限定了一個回來的時間,給了自己十八天的空檔,跑去一圈斯里蘭卡。

在斯里蘭卡旅行時,每天我所要做的事就是今天去哪裏玩,當生活可以暫時不去想工作跟前景時也確實是人最自然的狀態,沒有壓力也就不會神經繃緊,一天到晚與大自然為伍,仿佛是看破紅塵的大師,不再問香港的煩囂。坐在斯里蘭卡的海洋列車上,我看著窗外的海景不禁想起自己工作的點點滴滴,一個人旅行總是會有這種與自己獨處的時光,生活中的某些片段就會突然地在你眼前自動播放,然後引起自己的一連串思考,生活到底應該如何過得更好一直都是人生的考題,平常壓根就不會去想這些問題,唯獨自己一個人在路上時,各種問題就如洪水把我淹沒掉了。有時候看著路上的歐美青年,我也會不禁在想為何大家都好像不用工作的樣子,為何在香港二十幾歲的人就需要想六十五歲後過得怎樣,為何不可以想如何過好目前這一刻?我的大腦被一堆問題充斥著,而身體也被車廂裏擁擠的人群給擠壓到無法動彈,純粹的放空旅行難道不好嗎?

清晨的斯里蘭卡並沒有讓我趕上好天氣,在 NUWARA ELIYA 山上突然降了幾度,幸好我有帶外套,我側了側身躲進 Mackwoods 茶廠,果然陰天下的茶園多少少了幾分生氣,而且 Mackwoods 茶廠大概是接客量過多,工作人員的態度並不怎麼好,略為失望的我看著濺落在茶葉上的雨水,順著葉子與大地融為一體了。世間的萬物包括我們最終也會成為大地的一部分,可我們到底在追求著甚麼?我撐著傘沿著小道走回巴士站,幾名斯里蘭卡人笑著笑指著一旁破破爛爛的站台表示那就是巴士站,頃刻巴士就漫步而來,可我還是不怎麼喜歡斯里蘭卡巴士裏那嘈雜的音樂,轟隆轟隆的響著喇叭,但一點都不動人甚至有點刺耳。車窗外的雨如勇士般一個又一個地濺落到地面,是否下雨天就會讓人惆悵呢?辭職旅行一個人在路上就會想許多,各種好的或不好的都會跑進我的腦袋,而且在智能手機的作用下,身處國外的陌生感漸漸地被削弱了,直至回到加勒古城在路上踩了狗屎後才想起我是在辭職旅行中。

最初挑選辭職旅行地的時候也不知道為何會選了斯里蘭卡,現在回想起來辭職旅行地相當重要。一搜斯里蘭卡就會看到一大堆遺落在太平洋的珍珠或者上帝遺落下來的,諸如此類把斯里蘭卡捧上天的文章,所以說旅行前切勿對某個地方有過高的期望值,否則將會降低你遊玩的性價比。本以為斯里蘭卡算小眾旅行地,但原來在中國內地斯里蘭卡已被過度推廣,走到哪都是人,為了避開眾多遊人,我選擇了北上耗費 7 個小時坐著火車去了打完仗的 Jeffna,一路上僅見到三三兩兩的歐美遊客,可我覺得辭職旅行就應該去這種冷門地方,不過若說斯里蘭卡里最讓我喜歡的地方卻是 Matara,除了驚艷的海上寺廟外,Matara 這海濱小城的寧靜給了我更多獨自思考的時間,我坐在海邊,看著漸漸隱藏自己的落日,暗自感歎生活本應該有多種顏色,不應日復一日機械性地重複性工作。

辭職旅行最大的問題就是空白期以及回去後的調整期,在出發前我也擔心自己會一直玩瘋了,不想回港,事實證明也確實會如此,旅途中每天起床都不用調鬧鐘,還能安安心心地吃個早餐再出發,不用擠地鐵,也不用趕時間打卡上班,今天想做甚麼就做甚麼,想不做甚麼就不做甚麼,這樣的生活多自由多美好啊!我拋開工作的一切只關注這一天如何讓自己玩得更痛快,十八天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因為大多數遊客到斯里蘭卡也只是繞一圈大概十天就回去了,而我則放慢了我的腳步,並不想那麼快回香港。可同一時間我知道我的內心也還是帶了點躁動跟不安,因為時間拖得越久我所辭職的空白期就會越長,那些該死的 HR 就會死抓著這些不重要的點死做文章。有能者居之,其實 HR 真的沒必要死抓著旅行的空白期,難道人就不能給自己放一下假?

內心戲打從決定辭職旅行的那一刻就不斷地上演著,看著歸期越來越近不想回去的心情就不斷地膨脹,其實辭職旅行出發並不難,難的是回來,回來所需要的勇氣比出發多得多。回港後我又馬不停蹄地去了一趟布吉島,本打算順便把緬甸玩一下,但我還是沒能抵抗住空白期幾個字,最終選擇了放棄緬甸這段旅程,怎料不久後紫色航空就取消了緬甸曼德勒的航班,正在投履歷的我知道後果然心有不甘,可是這時間就是不會等人,有些機會錯過了就沒有了。確實 2016 年的工作市場並不是太好,但也並不等於就沒有工作,工作崗位一直都有,只是好的崗位太少而已。


《旅行是一種病》簡介:

我想喜歡旅行的人都會患上一種「不去旅行就會死的病」,因此我想將這幾年遇見的一些人一些事重新整理記錄下來,將會以系列連載的方式敘寫,希望可以為各位帶來一些有溫度的故事。

目錄:
一.因為年輕,才有廢的資本
二.Gap Year 後回來面對現實才是最難的
三.旅行過後還能當朋友的才是好旅伴
四.有種病態旅行叫一下飛機就上班
五.你好,陌生人
六.所有的不開心都源自對比
七.寄一張明信片給未來的自己
八.若無法改變現狀,那就先改變自己
九.25 歲過後,歲月神偷悄然而來
十.辭職旅行是一場自導自演的內心戲

© 本文版權歸作者 DEXTER  所有,任何形式轉載請聯系作者。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支持我的 Facebook Page:劈柴喂馬走天下

也歡迎 Follow 我的 IG: @Dex.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