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櫻花落了,我卻來了

0
755

一提起武漢,我首先想到的是他們的櫻花節,然後就是熱乾麵。自深武高鐵開通後,我曾多次想要去看看那個櫻花盛開的武漢,不過最終還是被「看人頭多過看花」的情景打敗了。花開又花落,不知道有多少個季節在網上收到有關櫻花節人海人山的消息。那些被我錯過的櫻花,也就悄悄地落在泥土上化為塵埃。而我沒吃到的熱乾麵又賣出多少碗呢?那些錯過的風景我再也無法追回,果然做人還是要及時行樂,一旦錯過了下一次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月。

打開中國的版圖,讓人憧憬的地方可真不少,我盯著各省各市,一下子吸引我的地方太多,反而無從下手。我不斷地刷著特價機票,也看著貴廣的火車票,最終塵埃落定的是這座長江跟漢江兩江匯合的城市——武漢。在廣州探望一年多沒見的好友後,我乘上廣州開往武漢的高鐵 G70,側身依靠在車窗上看著上上下下的乘客,我不禁在想大家到底都是帶著怎樣的心情上車的呢?如果不是原先的鄭州機票沒有預定成功,我想我也未必會途徑廣州,跟廣州好友 T 聚餐聊回上一次見面,竟已是一年前的事,一切就像昨天發生一樣,可如今的她已是準媽媽了。雖然我們多次共同地出現在同一座城市,但最終我們還是被手頭上的工作,又或者自己的生活瑣事給耽擱了。每次聚不了的時候,我們總會說下一次再聚,然而這個下一次到底是什麼時候,壓根就沒有人知道。

G70 朝著他的終點站北京西緩緩開著,窗外呼嘯而過的城市在霧霾中忽隱忽現,帶著一絲神秘的氣息吸引著我,我的腦海中不斷地迴盪著這些城市的模樣,猜想著他們究竟會是什麼樣子。當列車停靠在長沙南時,靠近車門的我被一股寒意侵襲著,我本能地把外套的拉鍊拉上,視線卻無法離開站台上長沙南那幾個大字,忽然有種想要跳下車,去吃一碗辣麵。離開長沙南後,武漢以寒冷的溫度迎接我,說走就走的我對武漢這座城市一無所知,沒有行程也沒有攻略,我隨著人群展開了這場一切都是未知數的旅行。

抵達青旅時,已是黃昏,肚子嘰里咕嚕地叫著,我急急忙忙地放置好行李,向工作人員取經該到哪裡吃飯,小伙子忙著幫其他客人登記也沒看我一眼,只回了我「戶部巷」三個字。起初我以為戶部巷是商業街,到達後才知道他是小吃街,可正如其他城市一樣,這種小吃街就是專為遊客服務的,一大堆掛著「紹興臭豆腐」、「大連烤魷魚」,基本上跟其他小吃街無異。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還是講對了,當你肚子餓的時候根本就不會去理食物到底好不好吃,重要的還是先解決自己的飢餓感。

跟其他遊客一樣,無感地在蔡林記吃了碗熱乾麵跟豆皮,熱乾麵這三字早已無數次聽過,可當我親自品嚐時,才發現光看字面我其實無法猜到他的味道。

椰子你怎麼了?

晚上的武漢比白天還要冷幾度,我圍起圍巾,站在天橋上看著這座首次涉足的城市,既陌生又熟悉,一束又一束的光在大馬路上劃過,這種人多車多的熟悉感與其他城市差不了多少。

繞過戶部巷,來到不遠處的江灘邊上,頂著寒風我目睹了長江大橋的雄偉。黑夜下的長江大橋在燈光的裝飾下顯得端莊,讓你的視線無法不落在她身上,我仰望黑色的夜空,並沒有繁星點點,倒是對岸的萬家燈火點亮了這片黑夜。

站在兩江匯合的長江大橋下,只帶了幾件薄衣服的我被寒風吹得不停打顫抖,不過看著宏偉的夜景,心裡還是泛起一絲溫暖。燈光璀璨的彼岸還是給我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彷彿置身在香港的維多利亞港,不同的是這裡並沒有香港的壓迫感。

冬天的日出並沒有夏季來得早,六點多天還是黑沉沉的,可青旅的另兩名室友卻早早離開,我坐在床上伸了個懶腰,對著空蕩蕩的房間用手機搜著武漢的推薦,也就決定去看看緬甸式的「古德寺」。

離開青旅時,瞧見窗外枯黃的落葉,一隻小貓跳進了視線,咔擦一聲也就有了這張圖片。旅行總是能讓人心情愉悅,因為你不知道你會遇到什麼。

武漢就是這種感覺,給我一種破爛但古老的氣息。跟香港完全相反,道路兩旁總林立著舊房子,牆身上爬滿雜亂的植物,彷彿驕傲地在告訴我他們比香港這座新城更有沉澱。

在去古德寺之前,途徑曇華林,才知道原來自己住的青旅就在這個所謂的文青聖地旁,網絡上總是胡亂地誇大著這個地方,今日一到,只有一種爛大街的感覺。似乎每個地方都會有這種文青朝聖之地,如此相似,讓我一下子區別不開來。

當然了,這也就是酒吧跟咖啡街,不大適合大白天來,後來晚上回去時我也再次路過,然而不知道是不是非旺季,晚上許多店鋪也沒有開門,還是說本來生意就不大好?

每一座城市彷彿都有這麼一個地方,我不知道是如今的城市越來越相似,還是說旅行的人口味變得都一樣了,於我這並不是一個好現象,我還是更喜歡體驗不一樣的東西。

我以為我是匹野馬,但事實是被困在辦公室裡的斑馬。

古德寺這座建於清光緒三年(1877年)的寺廟,隱秘在武漢的非繁華地段,安安靜靜地任人們參拜,獨特的建築風格讓我這個攝影愛好者也不得不細細觀賞,精緻的雕刻在陰天的陽光下,散發出一股淡淡的憂愁,幾隻烏鴉飛過落在頭上方的十字架上。在門口的不遠處,我就見到而來緬甸式的四面佛,跟他說了聲 Sa Wa Dee Krup,雖然是泰文,但我還是覺得他可以聽得懂。

剛說完 Sa Wa Dee Krup,我就發現我的相機鏡頭又壞掉了。出門在外最怕就是遇到這種問題,上次去泰國時,鏡頭壞過一次,拿去修好後也沒想到那麼快又再次報廢了,可我又懶得背那麼多鏡頭,再加上這次武漢是說走就走的旅行,最終也就導致之後的照片好多都失焦模糊了。

古德寺真心漂亮,並且門票才 8 元,良心價,在這寧靜的空間裡忽然就看到有人在做白事……囧

她的美與她的寧靜互相襯托著,走在底下,的確會讓自己的心情變得平靜下來。古德寺算是這次武漢行的最大亮點,我也奇怪為何緬甸的寺廟會落在這種地方,不過大概也是歷史遺留的問題吧。

幸好遊客也不算多,不用嘈嘈嚷嚷的,不太像在武漢的感覺。

不過那幾天的天氣還真是太糟糕,陰沉沉的,明明是大白天,光線也還是挺昏暗的。看來空氣質量也不咋的。

別樣的建築風格真的跟周圍的建築格格不入,隱身在鬧市的古德寺有種孤獨的感覺。

你在等待什麼呢?是不是在等我們去探訪你呢?

頭頂上雖然還是有太陽,不過冬天的武漢還是用著她寒冷的溫度問候我。古德寺十分適合外拍,如果你有伴的話。

古德寺並不在地鐵站旁,需要轉電車 3 路,經過 10 站,到達工農兵路國賓館。武漢的電車跟香港的叮叮車也挺像的,緩緩地開在馬路上,欣賞路邊的風景也不錯。

忘記是什麼公園了,在等車時順便溜達了一番。

乘上車,拐進武漢的小巷子,看著兩旁的建築突然以為自己穿越至上海,大概也是因為這裡有不少租界吧。車廂裡不斷地響著「武漢爭創全國文明的城市」的口號,一老頭搖搖晃晃地上車站在我旁邊,我本能地讓位給他,老頭樂呵呵地對我說「小伙子好樣的,哪的?」當我告訴他我是香港的,他就滔滔不絕講起武漢的好以及很多武漢第一的事蹟。挺有意思的老頭,我想如果每個人都那麼熱愛自己的城市,那不用喊口號城市自然也會文明的。

武漢好像有點上海味,是我的錯覺嗎?還是說現在的城市都差不多?非得要有中山路、解放路、人民路?不過武漢給我的印象,還是目前不停地文化宣傳,好像洗腦歌曲般,賊恐怖!

江漢路步行街跟其他所有城市的步行街差不多,人多車多,各種殺馬特跟年輕人的聚腳地,不過我還是挺喜歡他那些古來的建築風。

江漢路跟黎黃陂路都是網友即時在網上給我推薦的,租界跟異國風情的建築讓這兩地也開始商業化起來,途徑一間小咖啡店,看著黑板上寫著英式下午茶 88 大元,有種消費不起的感覺,然後我就默默走開了。黎黃陂路的安靜跟江漢路的熱鬧形成鮮明的對比,走著走著我就笑了,對面的大媽瞅了我一眼,大概會覺得我傻笑很奇怪吧,可是能置身在異地的陽光下,感受心跳的活力,真的有種眉開眼笑的感覺。

午後的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灑落在黎黃陂路上,我猜在這喝個下午茶也不錯,有種讓人昏昏欲睡的感覺。

沒有櫻花的東湖,顯得冷冷清清的。似乎有不少城市也有東湖,深圳也有東湖,之前去的臨海也有東湖,杭州也有東湖,到處都是東湖,天下的湖都一個名字。

挺喜歡這種色調的冬天,香港的冬天除了枯枝外就是枯枝了。

好像沒做甚麼就突然天黑了,在旅途中時間總是過得太快,不夠用;可在工作中時間反而變得好漫長,如坐針氈。

在前往東湖的時候,我就有經過黃鶴樓,對於這種坑爹的景點,我也不知道是否該去。有的人 80 元環遊世界,而我最終還是把 80 元貢獻給黃鶴樓了。登高而望遠,我看著此時此正快速發展的武漢,相信下一次再來這片大地又會以嶄新的姿態展現在我眼前吧。每次站在這種曾出現過在課本的景點,就不由自主地會想起那時候的課本,當年的李白又是如何感情澎湃的在這寫詩送孟浩然的呢?

不過 80 元的門票還是貴了點,實在很不喜歡中國這種定價,好端端的一個景點非要設置那麼高昂的門票價格,可錢收了之後又不是回饋到景點上,都不知道落到哪個人的口袋裡了。

這種坑爹的景點到處都是旅行團,縱然我是一大早去的,可還是被各種吵鬧的人吵得無法安心欣賞。

來得也不是時候,黃鶴樓正在維修。

登高而望遠,這霧霾天氣也是夠糟糕的,如今的天總是灰濛蒙的,地球還能忍受得了嗎?

明明是早上,感覺卻像黃昏時刻。

拿起相機的我,看到天空一大片黑,已不忍心再按下快門,這片天空下的市民,到底都在呼吸著甚麼?

或者這真的是最美好的時代,也是最糟糕的時代,我們的城市一邊快速發展著,一邊又得為這種發展付出代價。

離開黃鶴樓,走著走著就突然到了辛亥革命博物館,可對歷史從來都不及格的我,壓根就不懂,只記得讀書時的確有出現過辛亥革命這幾個字。親臨現場突然覺得自己好弱!

很喜歡這种红磚牆

離別,本來就是傷感的,長大後的我們離開自己的家鄉到異地工作或生活,我們不斷地從一座城市抵達另一座城市,到底在尋找著什麼?我想每個人的答案都不一樣,在已買票前往高鐵站時,我途徑楚河站,毫不猶豫就提前下車了,想說去看看老頭所推薦的楚河漢街,卻意外一睹這仿歐洲的風情小鎮商業街的富有,原來武漢還有這種地方。如果我直接去高鐵了,那我印像中的武漢大概不會有他的存在。

只能說萬達真的太有錢。

想必這也是一個外拍聖地,不過就是人太多了,看到許多香港牌子的店鋪,走在這感覺又有點不像武漢了。

這次武漢行雖然不是櫻花季,但說走就走的感覺還真不錯,如果不出去外面看看,我們就不知道外面的世界長得如何。讀萬卷書,還不如行萬里路。如今的我們總是呆在電腦前不斷地當一名鍵盤戰士,一天數小時都被工作給佔用了,能旅行其實都是幸福的人。

對的,旅行就是一場對未知世界的探險,就像玩拼圖一樣,每一次的旅行也只不過是拿到其中一塊,我們並不可能一次過地把拼圖拼完,這不正是旅行的樂趣嗎?

© 本文版權歸作者 DEXTER  所有,任何形式轉載請聯系作者。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支持我的 Facebook Page:劈柴喂馬走天下

也歡迎 Follow 我的 IG: @Dex.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