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種病態旅行叫一下飛機就上班——《旅行是一種病》系列四

0
1668

得了「不去旅行就會死」這種病的打工仔,每天想的都是何時去旅行,即便知道自己沒有假,也還是會手賤地去查機票價格,偶爾坐在辦公桌前盯著日曆暗自謀劃著,不僅是連短短的週末也可以拿去快閃,甚至還有一些打工仔會一下班就去機場,一下飛機就回辦公室上班,這種病態旅行其實很累,年紀稍微大一點其實也無法做。

記得我第一次這麼做是因為請不到聖誕假跟新年假中間的那三天假期,由於老屎忽 Mav 秉承「我不請假你們也休想請」的變態心理,我們幾位同事也只能留守辦公室,但事實上聖誕跟新年假這幾天留守在辦公室的人基本上都是丟了魂魄的人,每個人都如行屍走肉般準備迎接新的一年,毫無「扮工」氣氛,因此找工作也還是要找一些人性化的工作,更重要的是要找一個好的上司,EG 的不少朋友跟 John 都紛紛跑到異國去跨年倒數,而我也只能趁著短短幾天的聖誕假來一趟火車旅行。

曾經的室友告訴我人生中若沒有嘗試過一次長途火車旅行的話,那麼人生將不算完整,然後天真的我就相信了,買了一張硬座的火車票從深圳前往廈門,不得不說如今旅行變得越來越簡單,想去廈門的話僅需乘坐 4 個小時左右的動車即可,相比之下我那一次前往廈門不僅在深圳沒有直達的火車需在福州轉車,還要乘坐過夜火車耗時 13 個小時左右,但這種瘋狂的事也確實只有在十幾二十多歲才會去做,現在若給錢讓我去做我想我也不會答應了,始終熬夜還是太傷身,並且長途漫漫的硬座火車之旅真的是嘗試一次就夠了,更何況我還是獨自一個人出行,一個人依靠在火車車窗上,陪伴著我的只有窗外那漆黑的黑夜。對於坐甚麼交通工具都無法入睡的我來講,13 個小時的硬座確實難熬,倘若身邊有朋友可以聊一下天或許會忘記這漫長的長夜,可一個人也還是只能去找人搭訕,只可惜我周遭的都是一些熟睡中的人。乘坐過中國火車的人都知道,火車的硬座價格十分低廉,也確實是窮遊的首選,但代價就是你將無法舒適出行,並且會十分勞累,另一點讓我不太喜歡的是火車上總會飄著方便麵跟二手煙的味道,當這兩種味道摻雜在一起後,便進化成一種快讓人窒息的臭味。看著對面不斷嗑著瓜子的情侶,早在李時珍的《本草綱目》中就有記載中國人最喜歡嗑瓜子,可我還是十分無法理解為何中國人那麼喜歡嗑瓜子,看著滿地的瓜子殼以及他們不斷咀嚼的嘴巴,我開始犯困,腦袋隨著火車的節奏搖晃起來。

一下班就去旅行心情自然好,平日再漫長的工作日也會變得飛快,人一旦有了盼頭日子就會好過,離開辦公室的腳步無不輕快的。但是卻忘記了一下飛機就上班的辛苦,這兩者之間的對比可謂相當強烈,出走前的興奮感跟頂著沉睡的腦袋昏昏欲睡地回到公司,回來後這一天將會變得十分漫長,並且隨著年紀的增長身體也會開始吃不消。當火車抵達廈門站時,我立刻就奔下車活動自己的身體,短短幾天的遊玩也還是無法按耐住久違的旅行心,只不過從未想過回來的那一刻會是那麼煎熬。最初在香港的雜誌社工作時還真的是窮困生,不僅自己需要租房子,還要吃喝玩樂,所以那段時間的旅行基本上都是以窮遊為主,還記得曾經有人問我為何去中國大陸旅行,我弱弱地回了句「因為窮」。一想到返程還要同樣煎熬 13 個小時,並且一下火車就得回辦公室上班,當時的我還真的不知道為何會這麼做,現在的我只會說那還真是年少無知,青少年時期的我們總會去做的一些瘋狂事,返程我選擇了在廣州轉車,也因為這樣這次我身邊坐的都是一些年輕人,跟他們聊天後得知他們是廣州的應屆生,也是趁著聖誕節一起跑來廈門畢業旅行,一路上我跟他們聊了許多,縱然窗外還是黑夜在守候著我,但返程的這趟車的時間比去時好過很多,幾名應屆生幾乎徹夜未眠,一會打牌一會聊天,甚至開了一瓶紅酒,看著他們我也不由自主地笑了。跟他們在廣州道別後,我又馬不停蹄地趕回香港接著轉東鐵跟地鐵回公司,然後拖著一副空殼等下班回家補眠。如此累的旅行有必要嗎?換作現在的我我也會這麼問,不過年輕就是有一種隨時想出發的衝動,雖然不坐長途火車就人生不完整這種說法有點誇大,但一生中嘗試一次也還是一個難得的體驗,你可以感受到甚麼是如坐針氈,以及火車上的人生百態。曾經有人跟我說中國大陸的火車上就是一本故事書,也確實如此如你不怕長途火車的疲倦感,乘坐長途火車總能遇見不同的基層人員,幾乎每個人都是有故事的人,而他們身上的故事跟背包客的那種故事全然不同,所以別害怕開口去跟陌生人聊天,每一場旅行都是一次收集故事的機會。

即便隨後的一些日子里我也還是有曾買過凌晨機票深夜睡在機場,翌日一下飛機就回公司上班,可是這種瘋狂的事也隨著年齡的增長越發減少,隨著年紀的增長我們所追求的東西就會更多,如今的出行也不會像從前那樣事事超省地窮遊,也多了注重旅途中的舒適度,往往有些事並不是說年紀大了就不可以去做,只是我們長大後比較容易失去那種衝動。對想旅行卻又請不到假的打工仔來講,還真容易走上這種一下飛機就上班的病態,即便喝再多咖啡也拯救不了當天的疲倦,有些地方並不是我們不想去旅行,只是進入職場後的我們並沒有那麼多時間去而已。

在中學時我們每天都需要乖乖地待在課室里,在大學時我們的時間則是自主控制,而在工作後我們的時間則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因此其實最佳的旅行時間是中學畢業的那個暑假,跟在大學期間,這兩段時間完全不必像打工仔般這樣爭分奪秒地去旅行。時常作為打工仔的我們,總會想以最短的時間玩透一個旅行目的地,從一大早玩到凌晨深夜,翌日才發現全身腰酸背痛,旅行本應該是件休閒的事,可是我們總自己給自己設了一個陷阱,否則也不會有那麼多人說旅行完後更累。不過工作前後所考慮的旅行事項也確實會有所區別,在沒進入職場前更多人想的是有時間卻沒錢,而當進入職場後這件事又會反過來變成有錢沒時間,人生往往就是這樣,我們在最美好的年華里不斷地錯過最美好的東西,否則又怎麼會有遺憾這詞的存在呢?

只可惜我們大多數人對於前人所說的話也只會是聽聽而已,還記得我大學剛入學時也是十分迷茫,拿著自主掌控的時間卻不知道該做甚麼,然後就跑去跟師兄師姐請教,當中不少都會用他們自身的經驗來提供建議,但最終那些建議我也只是左耳進右耳出,直至我完成我學業的那一年重頭回想當初他們所說的話也確實如此,只不過時光就在你不經意之間溜走,當你想要抓住他們的尾巴時,才發現為時已晚。雖然這幾年我也動不動勸身邊的朋友跟一些年紀較小的朋友多出去旅行,但終究聽得進去的人也的確為之少數。所謂的成長,就是我們走過別人走過的彎路。

對上一次一下飛機就上班是在 16 年的 12 月頭,但相隔數年再嘗試通宵旦乘坐凌晨機後上班的感覺,似乎除了累就是累,在機場候機的我已忍不住要在椅子上躺一躺,也發現身體開始不如從前吃得消。無論是大學時的通宵唱K,還是吃宵夜吃到半夜,抑或是深夜在馬路旁閒逛,這些曾經的熬夜片段如今卻如潑出去的水再也無法回來。不可置疑我們進入職場後每天待得最長的地方是辦公室,日復一日的鍵盤生活導致不少打工仔都存在亞健康,心中說著下班要多運動保持健康,可身體卻十分誠實地一回去就躺在床上,唯獨在旅途中才把上班時沒走的路給走了,沒動的身體給動了。

一下飛機就去上班這種病態旅行其實並不可取,不僅傷身還存在巨大的健康風險,但旅行癮一發作有時候又會去做這些瘋狂的事,偶爾坐在電腦前我也會想不如放下一切走吧,可不知為何隨著年齡的增長這種放下一切出走的勇氣卻不向當初般來得兇猛,旅居香港不僅要給房租,還要學會養活自己,再看看年邁的老媽,卻無法如剛畢業時那般任性,原來任性也是有保質期的,一旦過了可任性的年紀,你也不敢再任性。時常總會看到一些叫人放下一切出去旅行或者流浪的文章,縱然這確實與勇氣有關,你僅需一點勇氣你就可以出去,在外頭你怎也不會餓死,可活在現實的香港還是不得不考慮許多問題,當你工作幾年後要放下並不再像一張白紙時那麼容易了,每個人身上的擔子並不是說想卸下就卸下的,無疑成人身上所背負的責任比青少年多得多。事實上每個打工仔心中都有一個環球旅行夢,人在辦公室心在路上的人大有人在。

打工仔僅僅能透過短短的幾天去解旅行的渴,然後透過一次旅行將當中的歡樂銘記心中,將這種歡樂延續到下一次旅行前,有同事曾跟我說過她上班就是為了賺錢旅行,也有人努力工作幾個月後攢到一筆錢然後辭職旅行,沒錢後又回來賺錢再旅行,工作跟旅行想要達到平衡並不容易,尤其在香港這鬼地方不少打工仔還要帶著工作去旅行。在 Ben 還沒回柬埔寨之前,我也跟他在香港碰過幾次面,順帶也就認識了同樣做 Marketing 的 LuLu,在香港從事公關的 LuLu 跟香港的不少打工仔一樣時常加班到半夜三更,更何況她還是在與時間賽跑的公關行業,已記不清有多少次看到她在 Facebook 上說在旅途中還能收到老板的奪命追魂電話跟 WhatsApp 或郵件,可她還是會忍不住回復,然後我回她說為何要手賤,LuLu 也無奈地表示奴性太重。香港的不少公司都喜歡建 N 個 WhatsApp 群,有事沒事就透過 WhatsApp 發佈消息,殊不知這其實也是一種無形的加班,在非工作時間里收到公司的 WhatsApp 不少打工仔也還是會手賤地去打開來看,那麼既然看了你就不得不去回答,否則老板又會問為何看了不回復。

記得最初在香港雜誌社工作時,Mav 也喜歡開 N 個群,一下編輯群,一下又營銷部群,工事也並不是聊得太多,反而都在聊一些家常便事,但其實作為打工仔我們並沒有興趣去知道一些我們所不關心的私人事,碎碎唸這種事不僅會發生在差旅伴身上,在日常中還總會發生在未婚的中年女老板身上,因此找工作上司最好還是找男性上司,若非得是女性的話,也還是建議找已婚的,否則一旦遇到性生活不協調的未婚中年女上司你的職場生活也就只能有酸苦辣鹹了。人在江湖並不僅僅是身不由己,反而是被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最近 LuLu 終於辭職了,對上一次留意到她已是她加班到凌晨才離開辦公室趕去機場,我問她為何連旅行前也要加班,她也還是無奈地搖了搖頭,我想這種那麼不人性化的公司怎麼可能留得住員工,在 LuLu 離職的最後一天她也仍在被加班中,直到她一到達新的公司後,前上司立刻將她從舊公司的 WhatsApp 群里移除,看到她滿屏一整列的被退群消息還真是十分可笑。下班後或在旅途中還要回復公司 WhatsApp 的習慣其實是一個壞習慣,既然人都去了旅行,那為何不好好地放下公事來一場真正的休息呢?

不久前網上曾流傳「如果旅行是工作的話,那麼我願意主動加班」,在香港的公司里總流傳著一種不成為的規定,你若準時下班你就是沒事做,可我就不懂了若打工仔高效率地完成工作那的話那為何不可以準時下班,非得大家一起磨爛席,把一天的工作堆在加班時才來做,那一天的效率不就更低了?只可惜一些從不出去旅行的工薪族,心中的字典翻遍了都只是賺錢兩字,對他們來講人生最應該做的事就是賺錢,他們所能看到的天空也只是香港這石屎森林上的那一片天空,他們才不會管你旅行是否到底開闊了你的眼界,也不會理你這一天是否下班就要趕去機場,你的角色就是為公司賣命。進入職場後,身邊不少朋友都會說隨著每天在辦公室待的時間越長自己的圈子反而變得越窄了,生活似乎除了家就是公司,兩點一線的生活日復一日仿佛看不到盡頭,我猜測這也是為何那麼多打工仔會覺得不開心的原因之一吧,所以人需要去旅行,去離開這個自己所熟悉的環境,即便只是短途旅行也好,給自己一個緩衝期,否則人長期處在這種機械式的狀態下也許會壞掉。


《旅行是一種病》簡介:

我想喜歡旅行的人都會患上一種「不去旅行就會死的病」,因此我想將這幾年遇見的一些人一些事重新整理記錄下來,將會以系列連載的方式敘寫,希望可以為各位帶來一些有溫度的故事。

目錄:
一.因為年輕,才有廢的資本
二.Gap Year 後回來面對現實才是最難的
三.旅行過後還能當朋友的才是好旅伴
四.有種病態旅行叫一下飛機就上班

© 本文版權歸作者 DEXTER  所有,任何形式轉載請聯系作者。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支持我的 Facebook Page:劈柴喂馬走天下

也歡迎 Follow 我的 IG: @Dex.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