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影子遺落在曼谷的巷子裡——《再窮也可以去東南亞》泰國篇

0
600

泰國作為我第一個踏足的異國,瞬間打開了我對東南亞這片大地的熱愛之門,如果問我我最喜歡的東南亞國家是哪,那必然會是泰國。對於泰國的感情早已不再是單純的旅行目的地,而是有種次家鄉的元素在內。

早前在做電台訪問時,當我說起我每年至少回泰國一次時,主持人詫異地看著我然後笑著表示用回字已出賣了我對泰國的感情,被他這麼一說我才意識到原來泰國的根早已駐進我的心中。有時候我也會在想泰國到有甚麼地方值得我那麼迷戀,每年總去同一個地方難道不膩嗎?我躺在床上看著窗外的藍天,又想起泰國的藍天,伸手觸手可及的樣子。是的,在我旅居泰國時,我對泰國的感情也並沒有那麼深,身居其中也難免會融入到當地的生活中,也避免不了看到泰國醜陋的一面,也無可厚非地會對一些東西不滿,然而原來當你離開一個地方後,真正的想念才會一下子湧出來。

海明威曾說「如果你有幸在年輕時到過巴黎,那麽以後不管妳到哪裏去,它都會跟著妳一生一世。」其實不僅僅是巴黎,那些你年輕時住過的地方終究會跟著你一輩子,在你昏昏欲睡的午後偷襲了你,讓你回想起那個甜蜜的午後陽光,讓你看到巷子裏小孩追逐的歡笑聲。當飛機降落在曼谷國際機場時,迎接我的就是曼谷過於熱情的火辣,坐在的士上看著一閃而過金光閃閃的寺廟,我的臉都快笑裂了,廣播裏播著的泰語聽起來有幾分粵語的韻味,我猜司機若看到倒後鏡中的我一定會覺得我瘋了。無疑逃離了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我的內心大概正在上演著一場洶湧澎湃的戲劇,就連吸進鼻腔的空氣也帶著自由的味道。

或者每個少年都會有想要離家的願望,一旦踏出家門,內心的野性立刻就暴露無遺。即使曼谷後來被我說她就是一個大商場,可在最初的一段時間裏,曼谷的一切對我來講都是新鮮的。我乘著曼谷的海風,繞了一圈曼谷的大皇宮片區,隔著湄公河觀賞鄭皇廟的日落,我沒忍住朝天空揮了揮手,喊了句 Sa Wa Dee Krap。在泰國低廉的匯率面前,你在曼谷總能以較低的價格獲得不同的享受,往往會將人帶入一種錢不值錢的誤區,曾經我就因為曼谷的自助餐過於便宜而吃了足足一個星期的自助餐,吃到最後我吐了,現在想起來那時候的自己還真是幼稚。

不過年輕就是有幼稚的權利,即使是咀著吸管,把泰國奶茶喝到最後發出的咯咯聲,我也會頂著太陽像個小孩般個笑得那麼燦爛,這大概也是旅行的魅力之一,旅行總能讓人找回長大後所丟失的。比起曼谷的幾個商圈,我還是比較喜歡走進曼谷的巷子裏,也就是泰語中的 Soi,每一條小巷都有他獨特的風味,在街頭你總能看到幾攤小吃或奶茶老伯,兩旁聳立的也不是高樓大廈而是一些破破舊舊的建築,可就是這樣的曼谷才吸引人。沒有主幹道蘇坤蔚的尾氣,也沒了暹羅商圈的繁華,走進巷子裏似乎就走進了曼谷的結界當中,讓我更加貼近當地居民的生活。無論是走在日本人聚集地的 Thonglor 還是印度人集中地 NaNa,又或者是遊客眾多的唐人街,曼谷就像個迷宮一樣,轉角你就去了另外一個世界。

當然曼谷也並非十全十美,例如曼谷一直擁堵的交通就很讓人頭痛,又如泰國人低效率的處事也會挺讓人咂舌,但旅居曼谷跟在曼谷旅行畢竟不同,旅居其中我就得融入他的水深火熱之中。時常去曼谷旅行的朋友都會跟我說曼谷頗為無聊,似乎除了大皇宮那一片跟週末市場以及暹羅的商圈外也沒甚麼好逛的,確實一般的遊客也不會跑去巷子裏浪蕩,頂多也只是在週末市場淘一下貨,不過其實曼谷作為泰國的入口,若你放慢腳步好好地穿梭她的大街小巷,跟居民閒聊幾句,你還是會有所收穫的。比起遊客最愛的熱門景點,你完全可以選擇不一樣的曼谷生活,闖入小巷的結界,因為巷子裏總是藏著秘密,若你是吃貨,那你就更不可錯過了。

大概我對曼谷的巷子是情有獨鐘,但也僅限於白天,偶爾一些巷子在夜幕降臨後會變得昏暗,置身當中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還是會有些嚇人,若恰好碰上兩聲烏鴉叫,想必你也會拔腿就跑。有那麼一次我在找房子時,就迷失在巷子裏的結界當中,走著走著走到一墓地旁,整條小巷裏就只有我一人,可是我怎麼走也走不出去,頭頂上的喇叭播放起一些類似超度的歌曲,雖然我聽不懂泰文,但在這種時候音樂早已超越了語言的界限,我第一次感受到甚麼叫死寂,你是寂靜到讓你心寒,讓你渾身起雞皮的靜,當周遭沒了人氣的時候我也突然有種莫名的恐慌,不斷加快了自己的腳步,直至遇見了活人我的才緩了一口氣。

若要說在曼谷能讓你重拾生氣的地方那必然就是 SPA,走累了你也可以選一家 SPA 好好復活一下,琳瑯滿目的 SPA 並不是越有名氣的就越好,反而去一些靠口碑起家的小店更能獲得不錯的體驗。芬芳的店裏,加上怡人的背景音樂,你成了砧板上的豆腐,按摩師的手藝是好是壞也就造就豆腐的最終品質。做完 SPA 你也大可不必與陽光過於親密,拐入街角的咖啡店,看一本書輕輕地抿一口咖啡,讓咖啡在舌尖翻滾,恰意地享受曼谷的午後。無論是在街頭還是在街角,我都喜歡買上一袋水果,偶爾所買的芒果會太過生過於苦澀,不過拿著水果坐在公園裏與鴿子為伴也不錯。完全不怕人的鴿子比香港的還要密集,一旦你手上有麵包,那麼你就會瞬間成為受歡迎的人。往往我們都會覺得旅行就要去很多地方,畢竟花了錢怎麼可以甚麼都不做,可事實是你也可以選擇百般無聊無所事事地與曼谷人一同在公園裏享受陽光。

慢生活的曼谷比起香港的快節奏也確實慢太多,以至於後來我回香港時一下子無法適應香港節奏。坐在曼谷的高空酒吧,看著遠處天空從藍變黃,再從黃變紫的絢麗,我又看了看底下一閃而過的光束,曼谷的夜也是越夜越精彩。夜幕下的曼谷多了幾分惆悵,雖沒白晝般的炎熱,但空氣中仍摻雜著夏季的風,即使冬季也如此。冬季的曼谷就更為可愛了,明明到處都是夏季的樣子,可一到聖誕節街上還是不乏有裹著大衣戴著圍巾跟羊毛帽的曼谷人,走在他們後面的我都替他們覺得熱。Central World 跟 Siam 一帶從來就不乏年輕人,兩旁林立的商場越建越多,有種濃濃的香港商業氣息。高空酒吧也成了不少遊客的聚腳地,居高臨下看著這個微笑國度,我不禁覺得曼谷這地方就是個神奇的地方,你既可以低廉地價格享受到平民生活,也可用親民的價格享受一些比較高貴的體驗,相比之下香港的生活成本還真是魔鬼。不少人都說香港是有錢人的天堂,再怎麼低廉的價格也讓不少人活得很累。雖說曼谷的生活水平並沒有香港高,但我認為曼谷人的享樂生活態度還是非常值得香港學習。

每當飛機降落曼谷國際機場時,那股熱情過度的炎熱又會熱烈地歡迎我,空氣中又泛起熟悉的氣息,那是旅行的甜味,我知道我的臉又如小孩般笑得那麼燦爛了,我看了看頭頂上的藍天以及飛過的鐵鳥,心中只有一份感激。


《再窮也可以去東南亞》系列介紹:
由於時常跑東南亞的我總被朋友質問為何總去那麽破舊的東南亞,在他們眼中東南亞來來去去還不是都那個樣子,覺得東南亞的國家都差不多一個鳥樣,認為旅行就是要離開亞洲才叫旅行。其實每個人鍾情的地方都不一樣,於我東南亞就有種特殊的情感,所以想抽點時間寫寫東南亞的地方,其實東南亞的消費水平很低,很適合低成本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