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陌生人——《旅行是一種病》系列五

1
1021

旅行除了會讓你在旅途中重新認識自己外,還會讓你交上不少新的朋友。從小到大我們亞洲人都被教育要提防陌生人,怎料長大後我喜歡上在旅途中結交陌生人的新鮮感。隨著我們年齡的增長,我們越來越不會說真話,臉上總是掛著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每個人都努力地為自己築起一堵高墻,以防自己受到他人的傷害。人越長大越孤單並不單單受外在朋友的影響,更多的一部分其實受自己內心的影響。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長大後的我們變得不願意表露自己的真正想法,即便對著自己的好友,也怕一些話會傷害到對方,從而收在心底,而當自己想要跟其他人談心時,都市人的繁忙節奏又打斷了你,如今願意聆聽自己聲音的人又有多少呢?更何況一些負能量的情緒,你也不好意思傳播給其他人,久而久之你以為現在的你才是真正的你。曾經我總被其他人定義為腼腆的人,一見到陌生人就會害羞,整個人也比較容易臉紅,只要跟陌生人坐在一起我就會覺得十分尷尬,反倒現在跟陌生人坐在一起我會更安心,覺得反正對方都不認識我那我就可以為所欲為,反正大家在生活上沒有交集,旅行過後也只是各自回到自己的生活。雖然有些旅途中的陌生人會成為好友如 John 跟我,但也並不是所有陌生人都會成為我現實生活中的一員,這種「不負責任」的關係反而讓我喜歡上跟陌生人聊天。

曾有不少年輕一點的旅人問過我為何他們在旅途中沒有認識到陌生人,我回他們說若在旅途中想認識陌生的新朋友那當然不可守株待兔,其實只要肯開口,一般來講對方都會願意跟你交換故事的,一句「你好,陌生人」也沒有多難。John 跟我就是在成都的青年旅舍中認識的,一句你好我們也就打開了話匣子,因為他的朋友騎行西藏所以他也就帶著她來成都遊玩,而我當時剛好是帶同事 Becky 從重慶來到成都,John 跟我就剛好入住同一間青旅。很多時候青旅都是一個認識其他人的好地方,雖然往往在旅途中的人時常都只是過客,大多數人也只會是你旅程中的一段,在交換完故事後各自又回到各自的生活中去,但偶爾也還是會遇到一些可以成為現實朋友的旅人。在跟 John 聊了幾句後才得知他即將到香港讀書,所以後來我們也就從陌生人變成了朋友。相比之下當我住在重慶青旅 4 人房時,縱使我們 4 人交換故事交換至深夜才睡,但除了在北京工作的 Dav 外其他兩人也只是過客,不過我還是很喜歡聽其他人在旅途中的故事,聽著陌生人講述他們的旅途我總會想象自己也在那一段旅途當中,用第一視覺看著那些美輪美奐的人跟景。

旅途中想要跟陌生人交朋友並不難,正如之前所說的每個旅人都有他們自己的故事,只要你願意聽,他們也就願意講。偶爾我們會因為旅程一樣所以一同遊玩一陣子,偶爾又會因為行程不同而轉身說再見,甚至會有人不會留任何聯繫方式而跟我說有緣自然會再見,但我深知我們的交情起於你好終於再見,旅途中難免有太多說再見就真的再也不會見到的人,所以學會放下也是旅途中必經的成長之一,不過即便有一些人再也不會見到可日後在某個午後時光想起那些對話或者旅程也還是會是一種甜美的回憶。在離開重慶後我也還是會覺得我們都只是過客而已,但不久後收到 Dav 的明信片,才想起我們幾人原來有交換地址,不過有在寄明信片的人也就只有 Dav 而已。在北京工作的 Dav 也跟我一樣是患上「不去旅行就會死」的背包客,不過他大多選擇火車出行,也多虧於他的工作性質比較容易走動,所以他總挑週五跟週一自我放假,通過火車跟一些廉價機票走遍了整個中國。也許生活在大城市的人所面對的問題都差不多,年紀跟我相仿的 Dav 也同樣面臨著被催婚跟買樓的問題,後來我到北京旅行時他告訴我他或者會離開北京去成都讀研究生,他無奈地表示北京的生活壓力還是大了點,走在北京錐子站附近的銀杏大道我並沒有吭聲,金黃的陽光打在銀杏葉上把黃色的葉子照得更加通亮,我看著人來人往的遊客心中蕩起「難道我們每個人的人生都一定要一樣嗎?」的問題,站在大馬路上我們每個人都互相是陌生人,可我們的生活軌跡卻又十分相似,無不是好好讀書努力畢業奮力找份好工作終生就業,然後結婚生子育兒交託重任繼而生老病死,周而復始一代又一代地一個輪迴,到底是良性循環還是惡性循環,這問題就跟有雞還是有蛋一樣複雜。可是想要走一條不一樣的人生又談何容易,一旦你走的路跟別人不一樣了,在大多數人眼中你就會成為異類,早前突然看到 Dav 在他的社交媒體上出櫃了,雖然他不斷地寄明信片時我妹也有問過我 Dav 是不是同志,但我也還是選擇尊重其他人,我想這也是因為在泰國待過的原因,畢竟在泰國這種事十分正常,曾經也有在 Silom 看到過一個超級高大的歐美人穿著高跟鞋跟一身黑裙,第一視覺還是有點震撼,但人一旦在旅途久了視野也就開闊了,也會知道這世界上甚麼人都有,跟其他人不同並不代表就不是正常人,這只不過是我們給其他人強加上去的標籤而已。

當然了跟陌生人搭訕也還是要挑好時機,否則不僅會搭訕不成功而且還會變成一件奇怪的事。有那麽一次我沒細看青旅的照片跟評論就定了高雄的一間青旅,怎料他並沒有分 4 人房或 6 人房,一步入房間只看到滿滿的上下鋪,一股壓迫感立刻襲來,果然晚上到處都散發著腳臭味道跟讓人無法入眠的鼾聲,這也是為何我會比較建議住青旅最多只能 6 人房,還是得保證一下自己的睡眠質量。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這間青旅竟然是公共祼湯,那時候我還沒去過日本,還未喜歡上裸湯這種「君子坦蕩蕩」的體驗,害羞的我當然不會習慣這種場所,更無語的是我在高雄找這間青旅位置時在 Google 輸入他的名字後下方彈出其他人的熱門搜索同志三溫暖,起初我還不知道三溫暖是甚麼意思,直至我晚上回去想洗澡時被告知所有衣服要放在外面,我愣了一下也就唯有在浴室門口把衣服都脫了,怎料太害羞的我不想光溜溜地走進去,所以也就沒注意到有高低階,一個不小心差點就扑街,然後迎面而來的一肥仔就一覽無遺地把我掃了一遍,我只能尷尬地來個 360 度完美落地然後去洗澡了,這事本我也以為告一段落了,殊不知睡覺前我去上廁所時又遇到這名肥仔,他還刻意挑我旁邊的尿兜,就在我撒完尿準備走的時候他突然跟我搭訕,第一次在廁所被搭訕的感覺真心不好,所以搭訕也還是要看天時地利人和,更別隨便在廁所跟其他人搭訕,我想這也算是一次特殊的奇遇吧。

許多時候我們都會誤以為在異鄉遇見自己人會比較容易有話題,可事實上這只是你的錯覺,自己人也不見得就會友善。16 年在斯里蘭卡 Kandy 的青旅 4 人房內就遇見一香港 90 後 Eric,由於我是最後一個入住的,所以他們三已在聊天,當我知道他也是香港過來的我也就友善地笑了笑,怎料他一副臭臉,那我也就沒必要再去管他了,只可惜我是最後一人回青旅其他兩名女生跟他已組隊翌日去獅子岩,剩下另一韓國男說他會跟朋友坐巴士前往,明明已加入兩女生陣營的 Eric 趁兩女生不在時不斷地撩韓國男,表示他想跟韓國男走放女生飛機,不過最後還是被韓國男給狠心拒絕了,隨後韓國男的朋友抵達 Kandy 後他趁 Eric 不在時也換房了,出去泡茶回來看到一張空床的 Eric 被兩女生告知韓國男跟朋友走了後他傷心欲絕地躺在韓國男的床上搥胸,此情此景我怎麽就缺一包花生呢?雖然我也很想找人分攤獅子岩的旅費,但 Eric 這種答應了別人又要放人飛機的做法實在不妥,出門在外其實你就是你所在地的外交官,你的一言一行都會影響其他人對你城市的看法。跟 Eric 說了句你好卻被擺臭臉我也就覺得對方十分沒禮貌,只可惜別人沒禮貌我也不可以沒有禮貌,所以在加勒古城的青旅櫃台我又再碰到他時我還是禮貌性地問好,怎料他還是一張臭臉問我是誰,才想起我跟他住過同一間房間,前台員工看到我們在聊天就問了是朋友嗎,Eric 立刻答曰不是,一旁的我真是笑而不語,幸好我們不再是分在同一間房間。有些陌生人永遠都只會是陌生人,別想著來自同一座城市就會被友善對待,這也是為何我也不喜歡在路上遇到香港遊客,不知道為何還是會有不少香港遊客會把香港的臭臉跟翻白眼技巧帶到旅途中去,其實笑一笑又如何?打一聲招呼也不會缺一塊肉,更何況既然出得來旅行就應深知大家也只不過是過客,既然是過客又何必跟大家過不去呢?

所幸的是 Eric 也只是個例,也並不是所有香港遊客都這樣,當我在柬埔寨時同樣是香港的 Joey 就跟 Eric 大不同,一句友善的問好我就跟她一起分攤了嘟嘟車包車的車資,而且吃飯買水也主動 AA 制,一路上我們都不斷地互相交換著故事,從她的澳洲打工度假生活講到回到香港的護士生活。縱然柬埔寨之旅結束回港後我們並沒有繼續聯絡,但起碼那一段路程我們都不會黑著臉出去,即便是現在我也會記得我們一起抬頭看著柬埔寨的天空在感歎為何可以那麼藍,也記得我笑 Joey 原封不動地把攻略書帶過去又帶回香港,所以說你在旅途中怎樣對待其他人你給人所留下的記憶就會怎樣。

陌生人其實就跟一段未知的旅程一樣,也十分值得人去探索,旅行除了風景外人也是一道不可錯過的風景線。每次前往日本我都很喜歡隨便找一個棒球場甚麼事都不幹,只是坐在一旁靜靜地看著一些小孩扔球擊球跟練習,沐浴在暖和的陽光下我聽著球被擊出去的聲音,然後不自覺地拿起手中的相機咔擦地拍了幾張不遠處的小孩,看著他們來回跑棒球場的練習,我又看了看頭頂上的陽光,周遭的空氣中似乎都瀰漫著一股青春的氣息,「真好」我心中不禁發出感歎,突然剛剛在練習的小孩跟我說了句「Ko Ni Chi Wa」,我笑了笑表示我不懂日文,然後他們突然變得十分有興趣,其中一名看起來像小學生的小孩激動地用蹩腳的英文問我各種問題,從棒球一直聊到一些莫名其妙的男生青春期問題,他突然指著他的捕手用手做出一些活塞動作表示捕手總在打飛機,我只能把話題轉成問他多少歲他告訴我 15 歲,然後說自己要去甲子園,最後走之前他從包里掏出了一個安全套,莫名其妙地說送給我,他的其他隊友都笑的東倒西歪,我看著那懸空的安全套,那一刻完全可以說是五味雜陳,被一個 15 歲的小孩送安全套這種事大概也有我才會遇到吧。其他隊友紛紛示意讓我趕緊收下,我也只能跟他說了句「A Ri Ga Tou」,然後其他隊友就笑得更加大聲了,他一笑露著大白齒超我揮了揮手跟他的隊友走了,夕陽西下下的陽光把他們的影子拉得很長,一陣微風拂過我似乎能看到動畫中頭頂上有一隻烏鴉飛過的場面。是的,旅行就是會遇到這種奇奇怪怪的事,但這些事終究會成為一段好笑的回憶。

我們人跟人之間就像被一條看不見的線牽著,每一個人都是一個獨立的陌生點,有時候我們會打結遇上,又或者一直處於兩條平行線上,而當你踏出第一步時或許這兩條本來平行的線就會互相交錯,旅行正正是為兩個陌生人提供了這種交錯的時機,只要你願意說一句你好,你就可以獲得一個很好的故事,甚至交上一個長期朋友,何樂而不為呢?


《旅行是一種病》簡介:

我想喜歡旅行的人都會患上一種「不去旅行就會死的病」,因此我想將這幾年遇見的一些人一些事重新整理記錄下來,將會以系列連載的方式敘寫,希望可以為各位帶來一些有溫度的故事。

目錄:
一.因為年輕,才有廢的資本
二.Gap Year 後回來面對現實才是最難的
三.旅行過後還能當朋友的才是好旅伴
四.有種病態旅行叫一下飛機就上班
五.你好,陌生人

© 本文版權歸作者 DEXTER  所有,任何形式轉載請聯系作者。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支持我的 Facebook Page:劈柴喂馬走天下

也歡迎 Follow 我的 IG: @Dex.Chan

1 COMMENT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