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自由行Day11-與羊同行,兩天一夜伊朗 Nomad 遊牧民族隱居 Zagros 荒山體驗

0
784
伊朗 Nomad 遊牧民族隱居 Zagros 荒山體驗

當你在伊朗旅行十多天看過不少清真寺後,你也會試圖想要找一些特別的伊朗秘境,本在伊斯法罕我就想去 Zagros Mountain 札格洛斯山露營,可是一路上都找不到人跟我一起分擔伊朗的路費,最終在我離開伊斯法罕時才看到 Guesthouse 裡有拼車的海報,可惜我已離開伊斯法罕抵達色拉子了。輾轉反側後,我還是決定搜尋看看色拉子有沒有去 Zagros 山的行程,就這樣找到了 Bahman 的 Nomad 遊牧民族兩天一夜遊。

雖然在 Google 搜索伊朗 Nomad 一日遊你會看到不少相關的一日遊,但真正了解 Nomad 遊牧民族的導遊少之又少,許多都只不過是載你過去看看伊朗遊牧民族的生活,然後就匆匆離開了,沒有交流也沒有深入解釋,更不用說在那過夜了。而 Bahman 的這個 Nomad 兩天一日遊恰恰就打破了這個格局,讓你可以更近距離地去認識伊朗的遊牧民族,況且 Bahman 自己本身就是遊牧人,其兩天一夜遊牧民族生活體驗的行程在 TripAdvisor 上竟高達 5 分滿分,每個參加過的遊人都對此好評不斷。只可惜這次趕不上他的團,被交由他表弟來帶。

傳奇的 Nomad 遊牧民族原住民 Bahman

在設拉子當你一提到 Nomad,幾乎無人不曉 Bahman 這傳奇遊牧人。雖然 Bahman 現在主要以領隊的身份在經營著 Nomad Zagros Mountain Tours 遊牧民族當地游,但他本身就是在山裡長大的牧民。2011 年前只不過是一個完全不懂英文的山裡牧民,直至他那年在山裡幫助了一名外國導遊及遊客,留守在他家的外國遊客對周遭的一切特感興趣,完全成了好奇寶寶問個不停,而當時不懂英文的他也只能透過外國導遊來翻譯給遊客聽。隨後那名外國導遊就看中了 Bahman,付費讓 Bahman 代他接待不同的外國遊客。在跟外國遊客的不斷打交道下,Bahman 努力地學習英文,經過 3 年的不懈努力他已不需要外國導遊這個中間人了,靠著自己的能力做起了 Nomad Zagros Mountain Tours 遊牧民族當地游的生意,甚至現在還開始學起不同的歐洲語言,以更好地為遊客提供不同的服務。

不過確實參加 Bahman 遊牧行程的遊客大多是歐洲人,我問他有沒有香港人、台灣人或中國人參加,他說只有零星,並沒有提及他是否會學習中文。而由於此次他也要帶歐洲遊客,所以就將我交給他的表弟來帶,他表弟曾是高中英語老師,所以英語講得不錯,他表示因為 Bahman 一直忙不過來,所以不久前他也開始轉行幫 Bahman 手帶人,或許因為他剛剛才開始帶 Nomad 遊牧遊的行程,所以感覺並沒有 Bahman 來得老練,帶人的技巧頗為生疏有待提高。

甚麼是 Nomad?有關伊朗遊牧民族

伊朗遊牧民族 Nomad 是 11-12 世紀定居在伊朗的中亞人,他們用的語言並不是波斯文,而是土耳其文,所以就算是伊朗人也無法聽得懂他們在講甚麼。每年他們都會隨著季節來遷移調整自己的居住環境,如夏天過熱時他們就會沿著 Zagros Mountain 札格洛斯山脈往北遷移,靠近伊斯法罕,而冬天則會往南部靠近色拉子遷移。他們會帶著家當跟自己的羊離開自己固定的帳篷,徒步到新的居所,等季節一過又回到原來的居所。不過隨著時代的變遷,Bahman 的表弟也說如今伊朗遊牧民族 Nomad 也正逐漸消失中,不少牧民也下山展開新的生活,如 Bahman 的幾名兄弟及他的表弟等。

兩天一夜伊朗 Nomad 遊牧民族生活體驗

從色拉子到 Zagros 札格洛斯山並不算遠,途中會路過小鎮的樣子可以在便利店裡補給水跟物資,我們首站來到的就是 Bahman 親戚的家,一下車歡迎我們的就是炎熱的大太陽,周圍不見任何遮陽處,表弟熱情地跟他的親戚打起招呼,整個行程就只有我一人,我被晾在那,突然變成那種從小到大在外長大然後返鄉卻聽不懂各長老在說甚麼的小屁孩,滿滿的無奈感我唯有跟大家說了句 Salam 後就自找樂趣。

放置一地的家當,想起他們每年都需要遷移來遷移去,也確實累,但遊牧民族這種古老的文化也確實一旦失傳就會直接消逝,果然一切都變得新鮮,跟看清真寺完全不同,這裡你還是需要領隊來帶,然而表弟這新手並沒有主動地來給我介紹。

荒野上的帳篷就是他們的居所,遮風擋雨都在這,任天氣再熱你也不會有風扇,這裡沒有電也沒有任何手機訊號,所以兩天一夜伊朗 Nomad 遊牧民族隱居生活可讓你回到最初,放下手機跟網絡好好地感受一下大自然的酷熱。

雖然表弟有稍微介紹了一下他的親戚,但我也還是無法記住到底誰是 Bahman 的誰,還真是有種過年拜訪遠方親戚的感覺。

古老的生活姿態,大概唯有靜得下心的人才可能在 Nomad 遊牧民族這逗留一晚,否則你將無法割捨城市的喧囂以及網絡的癮。在我看來 Nomad 遊牧民族兩天一日遊也是一種自我挑戰,在沒有網絡跟任何娛樂消遣的情況下,你耐不耐得住寂寞呢?

大家的生活都十分簡單,聽著不知在講甚麼的土耳其話,看著他們簡樸的日常生活,不禁讓我懷疑現今的我們是否真的需要那麼多物質生活。

Nomad 一日遊中,最讓我喜歡的就是他們的這些羊,感覺一直在壞笑。

餵羊、聊天、準備飯菜、睡覺,遊牧民族的生活方式就是那麼簡單,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與太陽為伴與星空同眠。

她就這樣織了一個上午,就算坐在帳篷裡我也還是可以感受到太陽老頭的過分熱情,表弟又跟他們一直在聊天,那些聽不懂的言語瞬間就變成催眠曲,燥熱的環境下使我昏昏欲睡。

若生活回到沒有手機的年代,你又會做甚麼呢?我想現在大部分的年輕人都無法想象沒有網絡跟手機的生活吧,原來在這種回到原始的生活環境下你會發現自己對手機跟網絡的依賴性有多大,大到讓你忽略了許多生活細節。想起來在智能手機也是這十多年的事,在那個沒有智能手機的年代我們吃飯會好好正常地聊天,我們旅行也不會急著去找 Wi-Fi,我們也不會害怕打電話,我們也不會已讀不回……

或許這條 Nomad 遊牧民族一日遊的路線有不少遊客參加,所以當地人對我們也有點見怪不怪。在言語不通的情況下,大家也只是相互禮貌地笑。

在來參加 Nomad 一日遊前,我就一直期待與一大群羊合照,早上剛來的時候我還在問羊去哪了,原來是放牧去了,中午時分趕羊的就領著大軍出現在我面前,揚起一大股塵土。白的、灰的還有黑的,這群羊老練地踏著沙土從四面八方趕來,似乎跟我一樣餓著肚子正準備著開吃。

看著那麼多羊,我不禁在想冬夏遷移時場面一定會很壯觀。

大概山裡的紫外線過於強烈,幾乎路上所遇到的小孩都黑黝黝的,見到我這陌生人他就興奮地朝我伸出雙手,就算在語言不通的狀態下,我還是猜到他是在找我要吃的,看來 Bahman 他們每次上山也會買一些零食上來,不過表弟可沒跟我說,我也只能把本來準備用作下午茶的餅乾貢獻給他們,但他還真是獨食一個人自己吃掉,後來找我再要時我指了指其他小孩讓他把餅乾分給其他小孩,他似懂非懂地拿著餅乾又拋開了。

臨近下午兩點,早已過了我的午飯時間,肚子一直在抗議為何還沒飯吃,表弟說還得等一等,來到另一戶遊牧家,表弟說這才是最原始的遊牧帳篷,如今大部分的都是被現代化過的。

也確實早上所看到的帳篷比較像露營用的帳篷,而這戶人家的帳篷感覺都是漏著風的,空曠的荒野中就連風聲也成了猛獸,呼呼地猛打著帳篷,讓我一度擔心帳篷是否會隨時倒塌,可沒想到它居然可以那麼堅固,與怒吼的風抗衡著。

回來等吃的羊群也開始懶洋洋地周圍躺,想要摸他們一把也非易事,當我一靠近正在休憩的它們,它們又會紛紛地跑開,我想它們大概是怕生吧。

在遊牧人家不遠處我又瞧見了兩隻驢子,才想起這也是我第一次看見驢子的樣子,果然對於動物我還是會自然地喜好它們。

從羊群回望遊牧人家,他們並非只有一家,也跟我們一樣會有鄰居,而他們的鄰居也未必一定就是親戚,如這家雙方就是陌生人,但一起落地在此共居。

趕羊的少年總是粗暴地對待他的羊群,拿著石頭或木棍往走錯方向的羊扔過去,不知道是否趕羊就得這樣,但看著那些可憐的羊又會覺得心疼。

當小男孩拎著食物過來時,羊群就開始躁動起來,小男孩往槽裡一撒糧食,所有的羊都像開了引擎瘋狂地往槽裡擠,爭先恐後地嘎吱嘎吱地咀嚼再咀嚼,並拼命地用身體擠壓其他靠過來的羊,一隻總跟著我的羊就這樣被擠掉隊了,無法吃上午飯。連在一旁的我也覺得它太弱了,完全就擠不進去,後來在我的輔助下它也才總算能吃上兩口。

與養同行的小男孩有點腼腆,當我問他能否拍照時他頗為害羞,後來我就教他說粵語的「你好」跟「你好靚仔」(好吧,我都在亂教),不過他講了「你好」就不願意再講第二句了。

無疑 Nomad 一日遊是伊朗自由行的一個好體驗,若你也喜歡攝影的話,一定能挖掘到不少拍攝題材。

小男孩的妹妹粉墨登場,不過小女孩十分調皮搗蛋,比她哥哥更加活潑,表弟說從小女孩的眼睛一看就知道她很精靈。

跟羊耍了一圈後我還是抵不飢餓感,唯有回帳篷一邊休憩一邊等候午飯,小男孩跟他妹也跟了過來,我問表弟遊牧民族的小孩如何上學,表弟說一般在小孩長到一定歲數時他們就會到城裡去上課,政府有提供專門給遊牧民族小孩上學的學校,等到假期時他們才會回到自己的遊牧家。但當大家接觸過外界紙醉金迷的城市生活後,又是否能回到單一的遊牧生活呢?表弟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小女孩跟她哥在地上打鬧一番後又拋開了,再回來時她手中抱著一頭羊,小羊受了驚訝地亂踹,然後就成了她的坐騎,果然還真是個愛搞怪的小女孩。

在等候午飯期間來了另一個導遊跟司機,他們領著一名在德國居住的巴基斯坦籍遊客,總算有人可以用英文聊聊天了,司機坐了一回後發現山裡完全沒有手機信號就用蹩腳的英文跟我抱怨怎麼會有人住這種地方,BlaBla 地說他肯定住不下去,一邊看著手機一邊又說沒有網絡很無聊,然後我們幾人又坐在那無聊地發呆。表弟盡是跟巴基斯坦籍遊客介紹 Nomad 的文化,讓我懷疑我是否才是他所帶的遊客,突然他就對其他人那麼熱心了,也不見他給我好好普及 Nomad 的文化。

傳統的伊朗遊牧民族婚禮

午飯過後我們也總算找了點別的事做,跑去參加遊牧民族的婚禮,不過剛拿起相機沒多久後就被人阻止了。

整個婚禮賓客眾多,讓我無法辨識到底哪一個才是新人,男男女女載歌載舞不斷地圍著中央跳舞,我問表弟這些賓客是否全都是新人的親朋好友,他說遊牧人結婚並不會只限於邀請親朋好友,反正甚麼人都可以參加,主要大家一起熱鬧就是了。也是,我們這些毫無關係的人也可以跑來觀賞是挺奇怪的。

穿著白衣的小女孩立刻就被巴基斯坦籍遊客逮住,我也就順手拍了張。

Nomad 遊牧民族的夜除了星空還是星空

參觀完遊牧民族的婚禮後,我跟表弟就回到早上他親戚家,而巴基斯坦籍遊客則不打算在山裡過夜,所以就此告別。

回到帳篷表弟的親戚就開始準備晚飯了,而我則開始等待拍攝日落,走著走著又遇見兩頭驢子,引得我想要去摸他們一把,可他們也跟羊一樣怕生,我一走過去他們就逃走,只不過他們被綁在一棍木棍上,所以我們三就一直繞圈奔跑著,感覺有點傻可最終我還是沒摸到它們。

夕陽西下,在山裡沒有網絡的情況下一天 24 小時忽然變成了 48 小時,或許在這種不被打擾的情況下,你才能真正地感受到時間的流動,才能摒棄內心的雜亂。

臨近傍晚趕羊人又領著大軍回家了,這一天就就這樣謝幕。

本以為天邊會紅成火,但換來的是一輪彎彎的明月,夜幕降臨後山裡難免顯得有些孤寂,然而就算是在那麼熱的天氣下,大家也無法洗澡,畢竟山裡的水資源十分稀缺。是的也就是說參加 Nomad 遊牧民族兩天一夜遊是沒得洗澡的,所以這一晚我就得蓬頭垢面地入眠。遊牧人想要取水得去附近的小溪打水,不過現在情況好了些,政府會定期地為遊牧家提供一些飲用水。

夜裡我們開始生起火烤起玉米,用原始物資所烤出來的玉米還真是有差,雖然有點焦但吃起來又十分鮮甜。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不知道 Nomad 這團火可以維持多久呢,Nomad 的生活確實是簡單,可我還是建議每個來伊朗旅行的都市人都參與一次,在那麼寧靜的環境下你將會發現原來我們並不需要太多的物質生活。

夜裡表弟又繼續跟他的親戚侃侃而談,而我也只能自娛自樂,避開前方的月亮繞到帳篷後方,當眼睛習慣周遭的漆黑後,眼前所出現的就是燦爛的星空,害我差點尖叫起來。那天在 Kashan 沙漠一日遊時所沒能拍到的星空終於有機會再捕捉了,我立刻找了個位置以包為支撐點架起相機設好參數自娛自樂地拍下這張星空照,雖然有點失焦但這也算是我第一次完成在星空下自拍的作品。

Nomad 山裡的夜除了星空就是星空,跟中國的大農村一樣我們也早早地睡覺了,幸好我帶了風衣上山,夜裡的 Zagros 札格洛斯山仿佛變了一個人,風不斷地怒吼著氣溫也似乎降了好幾度,縱然我蓋著遊牧家所給的毯子但呼嘯的風還是讓我有一絲寒冷感,我立馬裹緊風衣跟毯子不知不覺中就天亮了。因為表弟說他要一大早趕下山接另一班遊客,所以我們六點多就離開 Zagros 札格洛斯山返回色拉子了。

伊朗遊牧民族 Nomad 本是我在伊朗旅行後段中最期待的行程之一,但沒 Bahman 作領隊似乎還是有點區別,作為新手的表弟或許是當老師當久了感覺有點不善言辭,我本以為他會為我講解更多的遊牧文化以及他們的生活,但每次問他時他都草草地結束談話,我想他的領隊之路還需要繼續磨煉吧。因此若你要參加 Nomad 遊牧民族兩天一日遊的話,一定一定要確保是 Bahman 帶你,否則還是擇日吧。


伊朗 Nomad 遊牧民族兩天一夜遊詳情

  • 可透過 WhatsApp +98 917 910 0943 找 Bahman 報名
  • 或透過電子郵件 b_Mardanloo # yahoo.com 預約
  • 官方 IG: @Bahmanmardanloo
  • Bahman Facebook:Bahman Mardanloo

© 本文版權歸作者 DEXTER  所有,任何形式轉載請聯系作者。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支持我的 Facebook Page:劈柴喂馬走天下

也歡迎 Follow 我的 IG: @Dex.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