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鳴》第三章

0
328

兩天都穿著同一件衣服的李子豪,已覺得自己一身酸臭味,他已將近 48 小時沒睡,如果是以前大學通宵唱K,那 48 小時不睡對他來講那是小兒科,可如今是機械式地重複審看視頻,他的眼睛都快枯死了。

真不知道那些審黃人員,每天都坐在電腦前不斷地看 AV,怎麼承受得了,李子豪莫名其妙地想起審黃員這種工作,雖然他現在審的不是黃色信息,但他覺得性質上也差不了多少。

「等等把這錄影重放一次!」

「豪哥,你就放過我吧,這監控你都看了多少遍了,我老婆還等著我造人呢。」交通部的趙隊長雙手合十可憐巴巴地看著李子豪,不過一根筋的李子豪並沒有讓他走,而是說這是偉哥所吩咐的任務。

「難怪你一直都單身……」趙隊長不滿地嘟囔著。

「甚麼?」

「沒事,那你有甚麼發現?」趙隊長又把監控倒回去重新慢播。

「等等把這錄影重放一次!」趙隊長心想再看也不會看出個甚麼,怎料李子豪讓他把畫面停在兩個時間點上,然後指著畫面問趙隊長有沒有覺得畫面中的人很相似,趙隊長先看了看鄭駿財農民房附近的監控,是有一位看得不太清楚的身影,他又看了看鐘寺洋家附近的監控,畫面中的身型跟前者是有點像,但監控只拍到半邊,半邊身影都能被李子豪挖出來,趙隊長突然開始對九五後有點改觀了。

在翻看鄭駿財跟鐘寺洋家附近的監控時,李子豪就下了決心一定要找出點線索,可翻看了許久也不見鄭駿財出門,果然跟其他鄰居說的那樣鄭駿財宅到不行,偶爾出現在監控中也只是去買杯麵;而鐘寺洋方面也沒找到甚麼有價值的線索,他每天都只是公司跟家跟風花場所三點一線,醉了就回家每天的行程似乎都在重複相同的忙碌,這期間並未見他們有與任何陌生人交流或接觸,也未見他們有任何異樣。

不過奇怪的是鐘寺洋在出發去汃州機場前,先乘坐巴士到和平街,然後又打了一輛的士在西大街路口步行至西碼頭轉搭渡輪到對岸後消失在日光大道,李子豪無法理解鐘寺洋這麼做的用意,專案小組也一樣。

看著白板上的資訊以及監控的畫面,陳智偉摸著自己光溜溜的下巴,眼皮眨也不眨一下。

「Shit!見鬼了,偉哥你怎麼變得那麼帥了?」蹣跚著進入會議室的林碩基提高了幾聲分貝,完全變成了雜音。

但這也不可怪林碩基,畢竟其他幾名成員看見理了發又刮了鬍子的陳智偉,都差點認不出他來,更何況他還穿了一身襯衣,這完全就不是他的作風,江嘉佳問他是不是受了甚麼刺激,可陳智偉只是淡淡地說他只不過想轉換一下心情而已。

林碩基見並沒有人搭理他,也沒有人關心他到底去了哪,他略感失望地找了個角落坐下。窗外的陽光又一次把他烘得暖暖的,會議室裡的講解聲跟窗外的蟬鳴融合成溫和的搖籃曲,才坐下沒多久他又開始犯困。

鐘寺洋離開東碼頭後不知所蹤,讓陳智偉有些惱怒汃州政府為何都將錢全投在西岸這邊,對岸的東岸一帶居然連個好的監控器也沒有,不是壞的就是沒裝。雖在接到李子豪電話時,他已立馬讓人去調查當晚接觸過鐘寺洋的司機跟路人,又是一條掘頭路。

「那這個有甚麼突破嗎?」陳智偉指了指監控上的人影。

李子豪無奈地搖了搖頭,他們確實找到了影像中的嫌疑人,可他說他某天收到匿名的短信只要在指定的時間在那兩條路上閒逛他就可以獲得一大筆錢,而且在收到訊息不久後他的銀行賬戶裏就多了一筆預存的資金,最近手頭比較緊的他當然不可能錯過這種機會。在追查資金來源及短信來源後,李子豪更為無奈地說短信是由徐賢達被盜的手機發出的,而轉賬的銀行賬戶是來自鐘寺洋的。

「不過他沒有不在場證明。」張靜怡按耐不住補充了一句。
「怎麼說?」

張靜怡繼續補充,若以屍檢的推測時間 3 月 15 日及第二起的 6 月 14 日來算,嫌疑人馮家榮說那段時間他一直一個人在家,無其他證人,不具備完整的不在場證明,而且經資料庫的背景調查發現他是目前正在潛逃的搶劫犯,新年期間搶了一來汃州旅行的香港人,雖然他承認了新年的搶劫案是他犯的,但他極力否認他與此次命案有任何關係。

說起新年的搶劫案,陳智偉自然是記得的,畢竟發生在新年那麼喜慶的日子裡,而且數額還高達五十萬。當時市民都在討論那五十萬是怎麼回事,誰會背著五十萬到汃州旅行,況且汃州政府還做了件讓市民反感的事。當馮家榮在天橋上搶走那名香港遊客的手提包時,由於拉扯關係,包裡有好幾萬被甩下天橋,引得路人一窩蜂地瘋搶,差點釀成意外的踐踏事件。事後汃州政府拘捕了不少拾錢的路人,說他們拾錢後沒有主動將錢歸還。

正在打瞌睡的林碩基頭一個不小心就砰一聲撞在桌子上,江嘉佳怒瞪了他一眼,那眼神讓他的身上的肥肉都縮了幾分。

陳智偉並沒有把頭轉向李子豪或張靜怡,而是繼續盯著白板,他總覺得這當中缺了點甚麼,他們似乎被耍了。雖然張靜怡跟李子豪表示馮家榮極有可能就是兇手,姜志聰也暗示他既然抓到犯人了就應該趕緊結案,但他隱約覺得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你認為馮家榮不是兇手?」江嘉佳似乎看穿了陳智偉的心思。

晃過神來的陳智偉露出他那標誌性的笑容,他笑起來的時候臉上還有兩小酒窩,不過最近一段時間江嘉佳也很久沒看到過他笑。

張靜怡跟李子豪驚訝地看著陳智偉,兩人幾乎在同一時間問為甚麼。

「直覺。」

語畢張靜怡跟李子豪兩人大眼瞪小眼的,陳智偉並沒有繼續解釋,而是讓他們說說自己的想法。江嘉佳說她正在研究境內外的高新科技,希望可以找到跟凶器相匹配的類型;李子豪則表示這或許是隨機的殺人事件,不過他說他會再去東岸走訪看看;林碩基滔滔不絕地說了一堆有的沒的,不過當林碩基反問其他人知不知道蟬為甚麼只在夏天鳴叫時,陳智偉若有思索地點了點頭。

離開會議室後,陳智偉就被姜志聰叫到辦公室去,姜志聰質問他為何還不將馮家榮定案,陳智偉說明了剛結束的會議總結,並闡述他對此次案件的看法,以及認為馮家榮不是兇手的想法。可當姜志聰聽到陳智偉說那是他的直覺時,姜志聰怒拍了桌面。

姜志聰還有一季就退休了,他只想安安穩穩地退休,要不是汃州政府將退休的年齡延遲到六十五歲,五年前的他早就退休了。姜志聰看著窗外的藍天,只覺得那幾隻盤旋的老鷹虎視眈眈地看著他,魄力這種東西他也曾有過,可馳戰職場那多年後的他如今剩下的也只求安享晚年了。

尤其是在陳智偉的尊師死後,陳智偉就覺得姜志聰變得更懦弱了,動不動就說要跟上頭匯報。這尊師生前的好友他是看不透,他也不理解尊師為何會跟如此懦弱的姜志聰成為好友,走著走著他來到了三個月前發現鄭駿財屍體的郊野。

解封後的郊野仿佛從未發生過任何事件,上山的途中也不乏一家大小的遊人,陳智偉看著前方奔跑的小孩,也開始想念自己的女兒。三個月前的現場如今也不會留下甚麼有用的線索,不過他還是徑直地走了過去,時隔三個月的草叢開始變得有點陌生,看來底下的雜草踹高了不少。

順著風陳智偉的頭髮被吹得有些蓬鬆,他閉起眼像個指揮員指揮著雜草在風中搖擺的頻率,遠處傳來的是遊人的歡笑聲,近處則是鳥的嘀咕聲,以及小草隨風飄舞的刷刷聲。黑暗中他看到鄭駿財的屍體,周圍自空無一物,蒼白臉色下的鄭駿財神情開始扭曲,讓陳智偉想起伊藤潤二的漫畫,鄭駿財如壞掉的機器人從地上彈了起來,僵硬的肢體發出啪啪聲,他用扭曲的神情看著陳智偉,似乎十分痛苦,陳智偉伸出食指,身後卻有一隻手搭上他的肩膀。

「你怎麼也在這?」

陳智偉打了個顫抖,回頭一看原來是江嘉佳,他上下打量著江嘉佳,隨之而來的就是他的笑聲,江嘉佳被他笑得臉開始發紅,使出吃奶的力大力地拍在他背後,陳智偉的笑聲一下子變成一陣悲鳴。

「你該不會去相親了吧?」陳智偉盯著江嘉佳的連身裙,一邊揉著自己的背部一邊死忍著不笑。

「要你管?今天的事可不能說出去。」江嘉佳握著拳頭,上前了一步與陳智偉並排站著。

「嗯,是個怎樣的人?」

「海龜博士,不過不對我胃口。」

陳智偉本想問她那她喜歡甚麼胃口,不過想想也算了,他們倆盯著遠處漸漸消失在山邊的夕陽,江嘉佳剛發出夕陽無限好的感歎,陳智偉就接到張靜怡的電話說汃州烏嘴山又出現了一具屍體。

© 本文版權歸作者 DEXTER  所有,任何形式轉載請聯系作者。


《蟬鳴》章節: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支持我的 Facebook Page:劈柴喂馬走天下

也歡迎 Follow 我的 IG: @Dex.Chan

SHARE
Previous article《蟬鳴》第二章
Next article一個人旅行的好處
旅行寫作人及數碼行銷師,寫字、旅行、攝影無所不歡。 講座/分享會、活動、約稿、合作等,請聯繫 mrdexchan@gmail.com